認識門諾

組織概況

《葡萄展開新枝並結實——陳永興董事長的期勉》

 

       在2018年7月底時,我在門諾醫院前總執行長黃勝雄的拜託之下,接任了門諾基金會的董事長。我是高雄子弟,但我在就讀醫學院時,就參加過山地巡迴醫療,也對偏鄉資源匱乏感觸很深,所以就慨然答應了。


  其實我跟花蓮的淵源很深,我45歲時就到花蓮來參選並當選立委,當時關注教育和地方服務,服務超過三千位個案,那時門諾醫院甚且還沒有精神科門診,是在黃勝雄院長拜託之下,我開診義診了四年。後來我又回到高雄擔任衛生局長及市立醫院院長,還當過北醫醫學研究所的老師,而近年來去宜蘭羅東聖母醫院擔任院長6年、募款興建完老人醫療大樓後退休。


  長年在偏鄉的服事,讓我理解到,現在偏鄉的問題已經改變了,「長照議題」將是我們未來的最大挑戰,健保資源幫助了許多窮苦的人的醫療問題,但是在偏鄉的社區中,長輩需要的不僅是醫療服務,而是如何讓他們在地老化的長照服務,而這也就是門諾基金會的使命,門諾基金會提供了各式各樣的長照服務:送餐服務、沐浴服務、居家服務、輔具服務、復康巴士、日間照顧服務等等,就是為了讓偏鄉長輩能夠有資源在宅老化。


  我自己對於花東的長照願景,則是除了現有服務以外,能夠利用花東偏鄉各據點,建立起「U型長照網絡」守護花東。我們於2018年,把服務延伸到台東,利用偏鄉東河隆昌國小的廢校空間做了日照中心,未來會從東河往成功到豐濱串連,會成為東海岸完整的老人照顧網絡。至於在花蓮縣的擘畫,就是希望能夠在各鄉鎮都有服務據點,目前已經在花蓮北區:花蓮市、吉安、新城、秀林,花蓮南區:玉里、瑞穗、卓溪、富里,中區:壽豐等都設置長照服務據點,以後希望能在中區設置更多長照據點,就能串連花東縱谷和東海岸的長照服務,成為U型長照網絡,像一雙手臂保護花東長者。我任內也特別成立了愛心輔具銀行,除了花蓮還在玉里開設分行,並讓輔具下鄉直接送到每個工作站,就是希望偏鄉長輩能就近取得需要的輔具,落實長照2.0「找得到、看得到、用得到」的理念。


  過去二十多年來,門諾基金會有社會大眾的支持,事工能穩定成長,基金會現在有多達300位工作人員,每天常態性服務超過3000位弱勢長輩,未來相信很快就會服務超過4000、5000人次的長輩,而基金會重要的送餐服務,也服務超過二十年,送出的250萬份便當若換算成高度,也超過250座101大樓,這些都是社會大眾的愛心,與門諾基金會共同成就的。


  要做這麼多服務,當然需要各界好朋友的幫忙。我擔任董事長以來,每年最大的任務就是要籌募超過一億以上的經費,這對我而言實在是甜蜜的負荷,但是相信若我們能繼續保持服務品質,臺灣社會一定會持續給予支持和肯定。我也在此特別感謝過去以來曾經幫助過門諾基金會的企業好友和演藝界先進們,我們一定會好好做,必定能得到豐美的果實,就如聖經上所說的:「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在我裡面的,我也在他裡面,他就會結果子。」(約翰福音15章5節)

 

董事長陳永興 敬上

《不畏時代挑戰持續改革前進——邱燕銀執行長的理想》

 

  民國91年的暑假時,從小在花蓮成長的我回到門諾基金會擔任實習生,當時我就很喜歡會內的工作氛圍,也就此與門諾基金會結下不解之緣。後來實習一結束時,我就被邀請過來擔任送餐服務的社工。隨後在門諾基金會內陸續擔任外展服務的督導、社區事工部的主任、居家事工部主任……等等,而後在民國106年的七月,我開始擔任執行長一職。感謝大家的肯認之餘,我也意識到更加肩負起要帶領門諾基金會這項重責大任。

 

  門諾基金會始於民國86年創立,當時台灣已是高齡化社會。我們在此背景下成立,即是意識到未來社區照顧的問題將相當嚴峻;民國106年時,隨著台灣老年人口即將突破14%、中央政策長照2.0上路,為搭配台灣人口結構的改變與地方需求,本會也於此年開始大刀闊斧的進行組織調整,促使服務更加在地。民國106年時改為以地區為劃分的組織模式,在短短三年內我們於花蓮各鄉鎮佈置工作站,也將服務延伸至火車到不了的台東海線。

 

  花東是台灣資源比較不足之區域,我們不希望長者們因身在「後山」導致無法受到公平妥善的照顧,故門諾基金會一直把「作在最弱小的弟兄」這個使命擺在第一,盡最大的努力在海岸山脈的阻隔下仍然持續建置花東的「長照U型網」。

 

  在這23年服侍長輩的日子之中,我們一邊盡力作、一邊也面臨到不同的挑戰。如今台灣長照機構雖增加,然而花東青年人口流失嚴重,我們也積極做人才培養與招募,所幸現有許多心懷熱心的同工加入,一同與我們型塑友善幸福職場、凝聚向心力與內部文化;雖花東地形狹長使得同工們四散各地,但我們也會持續傳承與實踐當年宣教士不畏艱苦的服務精神,在花東打造高齡友善的環境,一起實現「在地老化」的美好理想。

 

  執行長邱燕銀 敬上